当前位置: 首页纸业资讯国内动态正文

日夜兼程拉麦秆

发布日期:2019-09-09   来源:宁海新闻网

看到一则消息,说是农民收割麦子后,村干部将严查焚烧秸秆,违反者会受到罚款或者拘留。但是,上世纪七十年代,麦秆是可以卖的,我想起了大邱人拉麦秆卖的往事。

1971年,宁波造纸厂在宁海一带大量收购麦秆,麦秆是造纸的原材料之一。我的老家在力洋公社大邱大队,在当时,全大队社员家里,都会在自己家的自留地上种小麦。麦秆也是一笔收入,麦秆晒干后,基本上卖到宁波造纸厂。

那个时候,手拉车是农村主要运载工具,我们村的麦秆全部用手拉车拉到宁波卖。10岁那年,我亲眼看到大人们拉麦秆出村的全过程。麦秆从地里担回家后,要重新捆绑,先称重,50斤一把,麦秆空心,为了减少体积,要捆紧。先用一根麻绳缚着两根充杠,绑着称好的麦秆相互交叉,两个人配合,用力绞紧,绞紧后用劈开的细竹替换麻绳,捆得结结实实,每把都有三道细竹捆着。然后再装上车,一头缚在一只手拉车脚上,另一头穿过手拉车钩,用力抽紧后再固定在另一只手拉车脚上。这样麦秆叠得高高的,让手拉车发挥最大的容纳功能。

一般情况下,麦秆上车后不会立即出发,先用短柱拄着,短柱拄在手拉车杠前面的横档上,使车轮胎不直接受力。一切准备停当,要约伴同行,至少两人一组,路上可以相互照应。同村的孔祥德说,当时拉麦秆的队伍中,他和孔安宝年龄最小,只有19岁。从大邱到宁波近100公里路程,一般都是下午两三点钟从大邱出发,日夜兼程,到达宁海要过三个比较长的岭,依次是坑口岭、东风岭、白峤岭(当时还没有隧道),拉车强度非常大。孔祥德拉500斤,力气大的孔万青拉800斤。上岭开始时,呈之字形慢慢拉,拉不动了,先暂停一辆,俩人一人拉车一人推车,一辆到岭顶,再回去拉另一辆。

下岭的时候也不轻松,要用肩顶住车前横杠,让手拉车后拖柴着地,控制速度。关于后拖柴,大邱人还有个秘密,都采用新鲜的枫树,效果比干燥的硬树好,这是大邱人从实践中得出的妙招。当天半夜能到白峤岭顶,休息两三个小时又开始拉车。到中午吃饭时稍微休息一下,接着拉车。第二天到奉化的大桥,小睡两三个小时,接着又拉车,第三天中午12点钟左右能到宁波,排队等到下午两三点钟卸货完成。整整两天两夜高强度的拉车,没有强健的身体,哪里吃得消啊。

麦秆卖掉以后不会在宁波逗留,又是日夜兼程回家,也是两人一组。平路时,一辆手拉车反方向叠在另一辆手拉车上,一人拉车,一人躺在下面这辆手拉车上休息,两人轮流着拉车。中途除了吃饭,不停下来休息。下岭的时候,两辆手拉车的车杠头串在一起,一辆车的车后杠朝前,两人都坐在后面那辆车上,一前一后,前面的紧握前面那辆车杠头把握方向,后面的用后拖柴插入车肚档,控制速度,这样又快又省力。但是有危险,后拖柴刹车会破坏地面,道班的工人看到会阻止的。第四天的下午两三点钟,能回到家。孔祥德由于劳累过度,回家吃了饭就睡,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12点钟。虽然劳累,但将拉麦秆赚来的17.5钱,交到妈妈手里,疲惫感荡然无存。因为当时国家工作人员的平均月工资,也不过20多呢。

拉麦秆的路上,一般不带更换的衣裤,出门穿着衬衫和短裤。6月天气炎热,一上路就出汗,没多久衣裤全湿,穿在身上极不舒服。到夜里路上行人少时,有的人会把全身衣裤脱下来洗洗,晾晒在车杠头上,赤身拉麦秆,白天再穿上。也有把衬衫两只长袖缚在腰上,遮住下身拉麦秆的。曾有人短裤晾晒在车杠头上被风吹走,没有及时发现,一路上只能靠衬衫缚在腰上既当衣服又当裤,非常尴尬。

由于拉麦秆的劳动强度特别大,很多人带着粽子当饭。当年,这是非常好的主食,只有过年和端午才能吃到粽子,闻着也香,可是6月天,温度高,粽子容易变质,第二天就发白毛了。孔祥德看着发白毛的粽,舍不得抛掉,先将白毛咬下来吐掉,粽吃下去,回家以后拉肚子,到力洋医院配了抗菌素医治无效,长年拉肚子,就自己找来医书,拔来草药吃,竟然医好了拉肚子的毛病。也正因为这样,大队干部派他去学赤脚医生,后来成为乡村医生。拉麦秆将近50年了,大家不记得收购价格是多少,却仍然记得拉麦秆的价格,是每百斤3.5,当时也不是每户人家都有手拉车,有的人一年拉两趟,甚至到别的大队去拉麦秆。

从1971到1973年,连续三年,麦秆都是用手拉车拉到宁波卖的,后来拖拉机逐步代替了手拉车长途运输。1974年开始,就没人用手拉车拉麦秆到宁波了。但在之后的几年里,手拉车仍然是农村短途主要运输工具。大邱大队到1978年水库移民时,还没有拖拉机。在当时,宁海有很多地方的麦秆,都是用手拉车拉到宁波卖的。有的供销社收购后统一雇人拉,有的直接拉到宁波卖。我敬佩拉麦秆人的勤劳,坚强的意志和毅力,更庆幸在当时麦秆的有效利用,使农民的麦秆有经济收入,造纸厂、供销社、农民都受益。

现在,国家已明令禁止农民焚烧秸秆,最主要是焚烧秸秆时产生大量有毒气体。当前,宁海农民种小麦不多,麦秆的处理没有大问题。但其他地方仍有大面积的小麦,秸秆如何有效利用,值得人们思考和研究。

责任编辑:张伟

稿件反馈 

中国纸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该文章系转载,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市场信息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 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本站网站上部分文章为转载,并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,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通告,如有漏登相关信息或不妥之处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,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。

 


 
网友评论
 
 
最新纸业资讯
访谈
纸业资讯排行
最新求购
南京中纸网资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2-2020 苏ICP备102168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20501 
苏公网安备 32010202010716号
微信
微信
APP下载